网络智库:山西国企混改要“丢残舍缺”_黄河新闻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发展·话题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网络智库:山西国企混改要“丢残舍缺”
编辑:杨江涛    2018-08-06 07:44:20    来源:黄河新闻网

智库话题:

近日,中国铁路总公司 (下称“中铁总”) 宣布了首批参与混改的两家企业: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两企业组成的联合体中标,以43亿元受让中铁总确定的下属企业中唯一经营动车组Wi-Fi的企业,即动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权,打响智慧交通争夺战。这是首次通过产权交易方式引入社会资本发展动车网络,也被看作是中铁总2018年在混改上迈出的实质性一步。

山西省国资委也于2017年底发布了《关于第一批腾笼换鸟项目的通告》。第一批腾笼换鸟项目共有12个项目,涉及山西焦煤集团、阳煤集团、潞安集团等企业旗下相关资产,包括所持股权全部出让或部分股权出让等。同时,详细列出了转让项目基本情况、负债及损益情况和近三年主要经营情况等信息。

“腾笼换鸟”,作为山西新一轮国企改革中“高频词汇”,省委省政府多次强调山西要加快低效、无效资产退出,推进优质资产“腾笼换鸟”,抓住市场回暖的有利时机,分层分类多模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让国有资本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有更大作为。

智库专家

财政部《国有资产管理》杂志社 武志强

 

怎样的机制能够解决目前国企改革中的问题?什么样的体制机制能给国有企业带来活力?

这两个问题便引出了关于混合所有制的思辨。不得不说,国有企业和国有控股企业总体上仍然存在效率偏低的情况,长期依赖软预算约束,政策吃偏饭、过度保护,对于大多数国企来说,缺的不是钱,而是活力。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才强调“国企一定要改革,抱残守缺不行”。

混合所有制正是非公有制经济深度参与国企改革,利用国企成熟的平台、品牌、技术和渠道,结合民企的灵活机制和内在驱动力,实现共同发展的机会。中央希望通过混合所有制,引入非公经济灵活的市场应对机制和管理体制创新,激发国企的活力和竞争力,同时带动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

“混合所有制”不是一个新话题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三资”企业开始在沿海地区大量涌现,而其中“合资”、“合作”企业,就是混合所有制。此类企业在1991年达到高峰的8500多家,当时的“混改”企业采用了较为先进的技术及设备,产品档次高,出口率高,更为我们带来了先进的现代企业管理经验。通过引入外资,“督促”国企改革,带动了我国国企的整体技术进步和管理水平提高,其效果和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后来的国企股份制改造,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主要形式。国有控股、参股企业发展迅速,为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提供了更大的空间。股份制改造、上市,目的是为了适应现代企业运营,请全体股民来监督国企改革。国有企业纷纷由单一主体变身为多元主体的股份制企业,董事会等一系列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使国有企业管理从过去的“押宝一个人”到依靠一群人,切实解决了内部控制问题。“倒逼”完善规范有效的公司治理机制,形成了国有企业保持长期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本轮混改的提出背景、目标

过去20多年来国企改革的争议不断,焦点在于国有经济能否与市场经济融合、如何融合。围绕着这个命题,国企改革主要在三个方面进行了探索: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及治理结构、国有经济布局调整和国有资产实现形式和管理体制。

当前,本轮国企改革能否向前一步,便取决于国有资产实现形式和管理体制改革的实质性突破。上两轮改革之所以在国有企业治理层面和国有资产布局上仍有很多矛盾没理顺,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对国有资产实现形式认识的不一致,究竟是实物形态还是价值形态。

管资本实质就是国有资产形式的资本化,赋予了国有资产更大的流动性和证券化可能,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配置的干预,实现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的更好融合,是做“活”做“优”国有经济的制度要素。

而“管资本”目标除了要放活国有资本,要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科学的界定国有资本所有权和经营权的边界,调整国资监管机构的权责事项,真正落实企业的法人财产权和经营自主权外,更重要的就是“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提高国有资本的运作效率和水平,促进各种所有制资本的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如何混?怎么改?

既然资本化的价值形态是国有资产实现形式,那就彻底卸掉思想包袱,“丢残舍缺”,一定要拿出“好”企业来混。本轮混改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国企的活力,并不是为了吸引民企的资金。拿出现有效益好、产业成熟、发展前景好的优势国企,利用成熟的平台、品牌、技术和渠道,再结合民企的灵活机制和内在驱动力,才能实现共同发展的机会。如果参与混改的国企效益不好,市场已经是断头路,搞混改就会又搞成“输血救命”。市场是残酷的,若依旧“抱残守缺”,试问谁会给你这“赔本买卖”新增投资啊?

有了“好”企业,那要和别人怎么混?如何改呢?其实,只要具有不同所有制主体身份的,其他外资、民资、甚至自然人都可以来“混”(不建议搞成央企之间或与地方政府、地方国企混),但是所有制混合后,新股东一定要有参与管理的话语权。笔者认为20——33%国资比例比较合适,国资可保持相对控股或采用“金股”政策来保障控制力,但只有“有话语权”的新股东“混”进来,才能“倒逼”我们的国企“丢残舍缺”,达到改的目的。

目前我国混合所有制改革存在以下五种实现方式:上市、员工持股、引入基金和引入战略投资者。在这里,笔者想对员工持股问题谈下观点:

1、参与对象。应主要考虑企业中,在关键岗位工作并对公司经营业绩和持续发展有直接或较大影响的科研人员、经营管理者和业务骨干(仅限于市场化选聘人员,上级单位任命干部不得参与);而普通职工因其流动性大的原因,则应置于次要考虑范畴;

2、不动存量,只动增量。国企员工持股应以增资扩股、出资新设的方式进行,丰富持股结构,绝对禁止出现转让国有资本的形式。

混改后,经理层、董事会、党委会的关系

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是重大政治原则,必须一以贯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也必须一以贯之。把企业党建有机融合于公司治理之中,把管党治党的责任体系和现代企业制度的市场化运作机制有机结合起来,是建设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的时代要求。

笔者对此以如下三权分立,而又有机统一的模型建议其具体实现形式:经理层管理团队主要行使“执行董事会、党委会决议,向两会报告建议”的行政职能;董事会主要行使“对党委会决议的执行、对经理层高管建议报告事项的评估、审议、制订企业远景发展规划”的决策职能;党委会要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在事关方向和全局的事项上行使“行使决定权和监督权”的审查监督职能。

国企改革实属不易,而其成败关键在人。在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实践中,最大的短板是培育企业家资源的制度保障,包括专业化董事和职业经理人。经营管理人才市场的发育不充分、激励不足,人才流动存在体制障碍,这是制约我国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的重要因素。要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就需要培育企业家成长的制度土壤,需要形成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崇尚成功、重视信誉的社会环境。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